—— 新闻中心 ——

乌镇观察|法治、责任、普惠、共同富裕……互

  9月28日,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闭幕当晚,解封的小镇恢复往昔,重新回到了迎接八方游客的日常。

  2019年曾有媒体报道,乌镇已成为全球首个5G智慧小城。不得不说,这是世界互联网大会带给乌镇的红利。谁也不曾想到,这个充满着文艺气息的江南水乡有朝一日会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大佬们赴约相聚的地方。

  早期的中国互联网圈,不少媒体人喜欢把它形容为一个各路豪侠聚集的江湖。每年一次的大佬聚会,就如同金庸先生笔下的“华山论剑”,抑或是六大门派齐聚光明顶,大家通过这样的方式,“排座座分果果”,确定自己的江湖地位。

  但随着近两年国家加强监管,加之国内互联网巨头纷纷爆出各种不利信息,那些曾在谈笑风生间牵动关注度的互联网大佬们,身上的光环陡然黯淡下来。曾经弥漫在互联网行业里的江湖气消散一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也告别了草莽时代。

  9月26日,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在浙江乌镇开幕。(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家在科技创新和投资重心上已经转移到新能源和基础研究领域,互联网行业的高光时代已经过去。

  如今,回过头再看,2019年整个互联网行业可以用“挑战、创新、赋能、转型”四个关键词来形容。

  这一年年初,张一鸣的“多闪”、王兴的“马桶MT”和罗永浩的“聊天宝”三款社交产品同时发布,联合挑战微信,随后飞聊、狐友、绿洲等多款社交软件爆发。紧接着,“咪蒙”和“才华有限青年”两个微信公众号被注销,各大内容平台先后封禁咪蒙旗下相关账号。步入3月,马云所推崇的“996”引发舆论批评。网易则因“暴力裁员”事件,将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2020年,“云办公”“云上课”“云购物”等成为这一年的主流趋势,直播带货、社区团购呈现井喷状态,但与之相伴的暴雷事件频发。年初,国内互联网企业TOP10排名依次为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百度、网易、小米、好未来、三六零。但在年末,拼多多市值一度超过美团,排名第三。直播带货高速增长,但背后刷单、假货以及退货等问题高发。年底,社区团购大战,阿里、腾讯与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紧盯“菜篮子”被约谈。蛋壳公寓由于资金链断裂“暴雷”,引发房东与租客的对峙。

  也许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2021年,互联网平台治理、数据治理、技术治理成为各治理主体积极探索的领域。《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和《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等相关法律法规先后出台,进一步明确提出要加强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领域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制。

  今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二选一”等垄断行为做出行政处罚。

  显然,在经历了前几年的资本狂欢以后,互联网行业“烧钱”、补贴扩张模式似乎已走下历史舞台。

  少了江湖气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多了对“网络法治”“社会责任”和“数字普惠”“共同富裕”的关注。

  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崛起,新的业态也产生了新的矛盾纠纷,网络诈骗、网络传销、盗刷流量、数据杀熟、用工纠纷等新类型的违法犯罪或矛盾纠纷早已屡见不鲜。

  比如互联网平台用工引发的劳动争议。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外卖骑手达到600万,快递从业人员约350万,直播主持人约1000万,滴滴驾驶员270万,每一个从业者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然而,他们却是最缺乏保障的劳动者。

  前段时间,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体验了一天的送外卖,12个小时送了5单,挣了41块钱。在新闻报道出来之后,一位北京大学的博士站出来说,他早在2018年就跑过5个半月的外卖。他得出结论:大家都在做平台,零工经济就是一个牢笼,不可能在劳动力市场上占据主导权,而大数据的垄断把骑手压榨到人类极限,成为剥削骑手的帮凶。

  代表互联网时代资本方的大平台,如果通过大数据等手段无限压榨劳动者,又可以合法地逃避责任,让激化的矛盾爆发,则会大大提升社会稳定的成本。而仅靠互联网平台自律或者自我监管,根本无济于事。

  今年8月发布的《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第二批)》,明确判定“996”和“007”违法,遭遇“算法困境”的“外卖小哥”得到七部门的重点保护。《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让“晴朗·‘饭圈’乱象整治”“砍枝”行动持续巩固,加强版的“十项工作措施”“断根”行动全面展开。9月1日正式施行的《数据安全法》,对数据范围做出界定,给政府、企业划清了法律边界。即将于11月1日起施行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将用“安全锁”锁住“大数据杀熟”……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法治局副局长、一级巡视员侯云灏认为,规范平台竞争秩序,治理算法应用乱象,引导算法科技向上向善,必须夯实法治基础,完善管理制度,提高监管效能和执法力度,推动平台企业合理有序发展。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申卫星认为,开展信息、数据、算法、平台和应用场景为要素的数字经济法治理论体系建设势在必行,能有一个市场的良好淘汰机制的建立,是最有利的内部约束。

  圆桌对话环节,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洪学军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唤醒广大公民的“数权”意识。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周辉强调的是,互联网平台首先要认识到平台的成长离不开大环境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支持和用户的信赖。

  百度集团党委书记、资深副总裁梁志祥则表示,拥抱监管,依法自律,才能使互联网数字经济行稳致远、赢得未来。

  是放任《王者荣耀》还是限制孩子玩游戏?是相互屏蔽、明争暗斗还是互相开放共享、实力较量?是不顾政策盲目上市还是想方设法逃避监管?是继续在非实体领域大张挞伐还是敢于承接重任、冲向实体?

  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王博认为,新时代的互联网企业,应将强化社会责任导向作为企业价值观的首要内容,更好地坚持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平衡统一,将社会责任融入技术创新、日常经营、企业文化顶层战略中。

  今年的全体大会上,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宣布阿里围绕社会责任制定的两大全新战略——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和助力共同富裕,阿里希望真正跨出业务边界,思考如何以平台的力量,为社会发展带来更多美好、更多亮色。张勇称阿里已启动“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将在2025年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围绕科技创新、经济发展、高质量就业等五大方向助力共同富裕。

  小米董事长雷军这次参会发言赢得了掌声,他主要谈了“数字鸿沟”:科技企业在推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也要努力让数字产品更有温情,不让任何一个群体掉队。大企业要承担起带动中小企业发展的使命,以数字平台为中小企业提供全流程支持和帮助,也要坚持融合发展,共同探索智能制造的新经济发展模式,全力提升“中国制造”的技术实力与品牌形象。

  一向以直言著称的360创始人周鸿祎,直接把炮轰目标对向了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上,“互联网公司不要惦记着老百姓兜里的仨瓜俩枣,不要老惦记着冲进某个行业,试图搞平台把它完全垄断了,然后再收‘过路费’,或者继续无序扩张。今天的互联网企业要解决一些受限制的核心技术,要有决心发展科技。互联网企业要担当起新时代的‘上山’和‘下海’,即‘上科技高山,下数字化蓝海’。”

  大会举办期间,还专门设置了“乌镇论道: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论坛”。乌镇论道,“道”是什么,参会的企业家纷纷作答。

  论坛上,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郭凯天说,互联网企业应该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层层扎紧篱笆,坚守安全底线,为未成年人营造良好的网络生态环境。

  拼多多党委书记、高级副总裁王坚宣称,为更好地服务农业农村现代化和乡村振兴战略,拼多多投入100亿成立“百亿农研”专项。该专项不以盈利为目的,旨在面向农业及乡村的重大需求,以增强农业科技工作者和劳动者动力和获得感为目标。

  新浪微博首席执行官王高飞表示,微博将不断加大对企业公益、名人公益的宣传和引导力度,助力实现共同富裕,真正让民众享受互联网的发展成果。

  按照周鸿祎的说法,互联网现在已经走到了下半场。下半场的意思是,互联网拼流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到了建生态的阶段。走到今天这个阶段,互联网公司要转变思维,将矛头转向如何帮助国家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把数字化基因、数字化思维赋能给传统企业。

  “互联网公益慈善与数字减贫”论坛上,众多企业家已达成共识:要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更多人。和普惠相辅相成的是共同富裕,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已开始行动。

  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在互联网发展跃升到全面渗透、跨界融合的新阶段,后来者已深刻认识到,科技向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要求。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是一条越走越窄的死胡同,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Copyright © 2002-2021 免费送体验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